孩子的照片到底该不该出现在网路上?或许最后也只剩我们才有共鸣

发布于 2020-07-03   612人围观


每当出现「你让孩子的照片曝光了吗?」、「在FB上暴露孩子的十大警讯」这类网路警语时,身为爸妈的你,是不是心头抽蓄个五秒,然后不知如何自处,两天后却依旧开心地分享天使的笑容?

当一个议题抛出来后,看完要想办法再丢回去,不管是赞同或反对,因为议题永远是别人的意见,必须自己想过才能内化成自己的价值观,这会让你遇到惊悚的内容时,不至于慌乱。

尤其对象是你深爱的孩子时,每一个决定,你的本意都不是要伤害他们。

现在网路上有各式各样为孩子成立的网页内容,其实就是在为彼此创造回忆的纪录,用什幺方式跟当时的科技有很大的关联。原始部落靠的是口耳相传,等到有文字就开始书写,后来照相机出现,刚开始时,多少人视之为摄像人魂的邪魔道具,跨越这个鸿沟,录影机就没在怕的了,现在又来一个网路,革新的速度快到我们无法几乎无法掌控,因为未知,当然恐惧。

但不能因为这样,就捨弃当下科技帮助你创造与孩子共同回忆的方式,也许我们是跌跌撞撞地在修正与网路的互动,这就是我们的年代,我们不能就此抽身离开这场盛会。

一般最常提到反对孩子曝光的理由是「隐私权」与「自主权」,最终的诉求都导向应该让他长大,再由他自己决定是否露脸。

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孩子在尚未成年前,一切事物都必须靠父母决定,如果发个照片也要等他成年再问过他的同意,那幺从他第一间学校开始,是不是都要经过他的同意?

一张不妥的照片,的确可能会造成影响,但到底会造成什幺影响,目前都是猜测,有一篇国外翻译的文章提到,申请大学时,教授搞不好会去Facebook或是其他网站上了解你的为人,进一步作为录取的依据。看到这一段我就喷饭了,我是不知道国外的教授是不是很闲,不过我做过一年多的系所秘书,每年收件几百封,录取20位,从公告招生讯息到放榜只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,那时都得常常提醒教授要去翻阅书审资料,时间火烧屁股了!这种情况连我一个混吃等死的系所秘书都懒得去搜寻XXX关键字,看他在网路上做过什幺蠢事。

另一方面Facebook自2005年对大众开放以来,到现在只有10年的历史,也就是第一批从出生就曝光的小孩现在小三左右,也许有个爸妈已经鉅细靡遗地帮孩子留下自传式的成长纪录,这可能会影响他一辈子,不过就如同帮他挑学区,选公私立学校就读,甚至是大学填志愿时,明示暗示地左右他的选择,不是更会影响他一辈子的发展吗?只因爸妈是孩子的代理人,在他还不知道选择是什幺前,你就只能先斩后奏。

孩子的照片到底该不该出现在网路上?或许最后也只剩我们才有共鸣

你不做任何纪录当然是保护他隐私权的极致,难道他不会反过来疑问,为什幺他的童年一片空白,只能靠爸妈那不灵光的记忆拼凑?

何况现在社群网站为了吸引顾客,三不五时来个历史回顾,光Facebook就有「我的这一天」、「回首好时光」、「年度回顾」。连杳无人烟的Google+也有让人为之一亮的Google Story,一年前的今天、两年前的现在、特殊的纪念日子,滑鼠一按就帮你製作精美的Timeline,丰富的程度,就看你为孩子涉入多深的网路互动。

我们还要担心的是,这些辅助工具的寿命能不能撑到孩子大到可以拿来回味的时候。10年前我还在大学,那时盛行MSN、无名小站、奇摩个人网页,现在全都在历史博物馆的某个展览柜才能看到过往的辉煌,所有辛辛苦苦留下的回忆,在宣告关闭的那一天前,如果不及时搬离他处寄生,下场就是随之死亡消逝。

最后最令人头痛的犯罪问题,不管是不是爸妈,一定要有个观念,没有任何一个领域是纯净的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邪念,犯罪并不是只有网路才有,网路也不是全拿来犯罪,这就是我们要学习拿捏的尺度。

每个人心中的度量衡不一,现在也越来越多发文注意事项的宣导,因此只要在点出去前多想一秒:你正在帮他创造回忆,我相信没有一个爸妈会让孩子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,那幺旁人要怎幺危言耸听、怎幺鄙视花癡恋儿的行为都是流言蜚语,就像我们跟爸妈的那本泛黄相簿,最后也只剩我们才有共鸣,但这会是我们彼此思念最强而有力的凭据。